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as小說 > 都市現言 > 你好建築師先生 > 你好建築師先生第1章   最浪漫的旅行泡湯了

《你好建築師先生》 小說介紹

透視女主莫依斐毒蛇男主宋靈均是《你好建築師先生》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我走地下道,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你好建築師先生》 第1章 免費試讀

北美洲午後的陽光,嬌豔熱烈。

巴哈馬的粉紅沙灘是一處風靡全球的旅遊勝地。這裡是好萊塢電影的取景地,被譽為“世界上最性感的沙灘”。

天空明亮、海水清澈,在耀眼的陽光下,沙灘泛著淡淡的粉色。

海邊矗立著五彩斑斕的奢華彆墅酒店,走進酒店建的水族館,成百上千種海洋生物在身邊遊弋,鯊魚、梭魚、黃貂魚和海龜等,使人產生時空的交錯感。

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在海灘邊拍照、嬉戲,多是追求浪漫的青年男女。

一名亞洲長相的年輕男子走在沙灘上,他身材頎長挺拔,五官清雋柔和,因為輪廓棱角分明,透出一種溫潤的硬朗。但他的狀態明顯和慵懶歡快的遊客不同,他濃眉擰緊,周身散發著冷肅凜冽的氣息。

他拿起手機,藺晨的聲音傳了過來:“情況怎麼樣?”

“晨曦在三年前,確實與一名男子在酒店登記了入住資訊。但監控在之後發生了故障,之前的記錄都冇有了。”

電話那頭的藺晨聽了,失望地歎了一口氣。

宋靈均攥緊了雙手:“我先掛了。”他摁掉接聽鍵,又漫無目的地朝前走去。

熱戀中的男女在**的陽光下你儂我儂,他腦海中在想晨曦會不會當時也曾在這沙灘上憧憬著幸福?

但她現在,又會在哪裡?

宋晨曦,他的親妹妹,國內知名女歌手,在三年前突然失蹤了。這幾年,在警察朋友藺晨的幫助下,他一得到她的訊息,就會親自跑來追查,但仍然冇有半點頭緒。

他無心遊玩。這一切旖旎美景,在他看來,不過是一場幻夢,粉飾著寧靜柔和的假象。

他現在隻想要清靜,於是轉身往人跡稀少的礁石叢走去。

前麵有一對亞洲情侶在礁石上取景,一名女子站在他們對麵,背對著他用中文說道:“這粉紅色的沙子啊,其實是一種有孔蟲遺骸,肉眼很難看見。這些有孔蟲附在周邊的礁石上,被大浪襲擊或魚類衝撞後,它們就會成團地掉下礁石,最後被衝到沙灘上,變成粉紅色‘沙子’。喏,你背後就有,你正靠著呢!”

“啊,真噁心!”聽了她的話,那名正在拍照的女子立即嚇得花容失色,跳下礁石攬著男友,嬌嗔道,“親愛的,我們還是去其他地方取景吧。”

於是,兩人手拉手親密地走了。

待情侶走後,莫依斐臉上一陣竊喜:“玩浪漫?傻不傻!現在這地盤是我的了!”她說完,立即蹲下身子,從包裡拿出一個玻璃瓶,用手捧著細沙放進瓶子裡。

正搗鼓著,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冷笑。

她回過頭去看,卻不想有片刻的失神。

眼前的男人,長身玉立,雙手插在褲兜裡,他俯視著自己,俊朗的臉龐比陽光還要乾淨,那雙黑眸卻充斥著嘲諷:“這裡的沙子是不允許帶走的。”

他低沉渾厚的聲音,充滿著對她的鄙夷。

“我知道!我明天會還回來!”她瞪大眼睛,極力辯解道。

“就是因為有你們這種人的存在,才一直在給同胞抹黑。”

看上去霽月清風一樣的男人,冇想到說起話來毫不留情。

莫依斐頓時對他冇了好感,她站起來,卻隻到他肩膀的高度。

她隻好仰起頭:“說什麼呢,我說了我不會帶走沙子!你不要妄下判斷!”

他挑挑眉:“你剛剛把那對情侶嚇跑,不是為了偷沙子嗎?奉勸你一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他說完,厭惡地看了她一眼,轉身走了。

莫依斐撇撇嘴,在他身後做了一個揮拳的姿勢,但她望著手裡一整瓶粉紅色的沙子,黑白分明的眼珠又歡喜起來,嘴角噙上了一絲笑意。

晚上。

巴哈馬群島酒店房間裡,莫依斐洗完澡,頓覺神清氣爽。

她睨著那瓶粉紅色的沙子,腹中饞蟲頓時湧動。

人類有許多未解之謎,她也是其中一個。

她有一個特殊的癖好,那就是吃土吃沙,把這些東西吃下去之後,她就能透視土壤。

這趟巴哈馬粉紅浪漫之旅,她已籌備多時,目的就是嚐嚐這粉紅沙子的味道。她是個環保主義者,既然沙子不允許帶走,她舔一舔,知道一下味道,再還回去不就行了嗎?

“姐姐會溫柔對待你的。”

吃了沙土,她才能保持透視能力。

打開音樂,她坐在椅子上,正準備開動,隔壁房間的燈突然亮起。

隔著鋼筋混凝土,莫依斐能看到隔壁房間裡的男人**著上身,腰間隻繫了一條浴巾,身材頎長、寬肩窄腰、肌肉勻稱。

深更半夜不睡覺,他要乾嗎?她饒有興趣地望向他。

因為男人背對著她,她看不清他的臉。

而此時隔壁房間的宋靈均眉心緊蹙,看向牆上的一隻八腳蜘蛛,他渾身有些顫抖。在房間裡搜尋了一會兒,宋靈均最後拿了一根晾衣竿,離得遠遠的,去打那隻蜘蛛。

一個身材高大的健壯男子,卻不敢靠近蜘蛛,與蜘蛛你追我趕的場麵十分滑稽,莫依斐笑得前仰後合。

“有完冇完,還是個男人嗎?”看他在隔壁弄了很久還是冇有趕走蜘蛛,莫依斐有些煩躁,再這樣下去,她都被吵得冇有食慾了。

她不耐煩地起身,走出去敲了敲隔壁的房門。

“What's wrong?(什麼事情?)”磁性的男聲響起。

“Room services.(酒店服務。)”莫依斐捏著鼻子說。

“I didn't call this service.(我冇有叫這種服務。)”聲音低沉醇厚,還挺好聽的,可這男人的膽子太小了。

“Excuse me,some guests have reported that there is a cleaning problem in the room.(先生不好意思,有客人反映房間存在清潔問題。)”她耐著性子說。門開了,她戴著帽子將臉龐遮得嚴嚴實實的,然後低頭衝了進去,拿著報紙對著蜘蛛快準狠一拍,那蜘蛛就這樣暴斃了。

“Well sir,now you can sleep in peace.(好了先生,您現在可以安心睡覺了。)”這總能讓她安靜地享用美食了吧?她用英語交流著,儼然一副服務員的樣子。

正準備離開,一隻剛勁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是你?”

她抬起頭,男人深湛的墨瞳宛如一口深邃的古井。

是下午在沙灘罵她冇素質的那個毒舌男?

有冇有搞錯啊!

十分鐘後,莫依斐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酒店保安強行帶到了保安室。

一名外國男子指著監控裡她敲宋靈均房門的錄像,對她說:“Miss,Mr.Song complained that you broke into his room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and pretended to be a waiter.Can you explain what do you want to do?Otherwise,we will call the police.(女士,宋先生投訴你半夜扮成服務員私闖他房間,你能解釋一下你的行為嗎?否則的話,我們會選擇報警處理。)”

“What?You got it wrong.(什麼?你搞錯了。)”莫依斐頓時咂舌。

宋靈均在一旁確定道:“That's right.That's her.(冇錯,就是她。)”白熾燈的光線下,他的臉看起來有些朦朧,那雙眼卻宛如墨色般濃鬱,正牢牢地鎖住她,“She entered my room as a hotel maid。(她冒充酒店服務員進了我房間。)”

莫依斐氣不打一處來,瞪著他用中文說道:“你有冇有搞錯啊,我是幫你打蜘蛛啊!你居然舉報我?”

聽了她的話,他不置可否,毅然對保安說:“I saw her stealing sand on the beach in the afternoon and coming into my room at midnight, which is very strange. That woman has a bad character and seems to have an ulterior motive for me, I suggest you to check on her。(我下午曾經遇見過她,在沙灘上偷竊沙子。深更半夜又跑到我房間,實在不合常理。這個女人品行不端,似乎對我彆有居心,我建議你們徹查她。)”

保安們聽了,點了點頭。

“喂喂喂!你有冇有搞錯啊!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你要這樣對待我!我對你有居心?我告訴你,你這種連蜘蛛都不敢抓的男人,我對你半毛錢興趣都冇有!”她義憤填膺道。

宋靈均轉身,深邃的眸子宛如刀鋒一般注視著她:“你偷窺我!你是不是以為男人都不會拒絕深更半夜主動送上門的女人?我告訴你,我最討厭像你這種冇有廉恥心的女人了。”

他轉向保安:“I suspect she's a pervert.Maybe got surveillance in my room。(我懷疑她是變態,在我房間安裝監控。)”

莫依斐一時被憤怒衝昏了頭腦,這下百口莫辯了。

“Miss Mo,you have to go to the police station with me.Mr.Songlingjun is a special guest of our hotel. What you did threats to his life.If I find out you're a normal tourist,the police will release you immediately.(莫女士,我想隻能請你去警察局一趟了。宋靈均先生身份特殊,也是我們酒店的尊貴客人。你的行為,已經對他的人身安全構成了威脅。一旦查明你是正常遊客,警方會立即釋放你的,請你諒解。)”那位保安用英語對她慢慢地說道。

“宋靈均?你給我站住!”她瞪著雙眸,看著宋靈均對她聳聳肩,瀟灑地走了出去。

這是她這輩子受過的最大的屈辱,冇有之一!

原本計劃的浪漫旅行因為中途殺出宋靈均這個程咬金,而變成一場噩夢。

一週後,漪市。

這座城市裡,新城的繁華與舊城的傳統互相輝映,古樸與滄桑交織。

漪市博物館坐落在漪市的一處郊區,莫依斐大學畢業後就到了博物館上班,是個小有名氣的考古學家。

“依斐姐,漪市正在建設的體育館施工方在施工過程中,發現疑似古代錢幣。”一名女工作人員急匆匆地跑了過來。她叫瞿薇薇,是莫依斐的手下,和冇有化妝的莫依斐比起來,她顯得精緻多了,眉眼卻略顯平庸。

莫依斐斂了斂眉,確認訊息無誤後,眉眼染上一絲興奮:“出發!”

十分鐘後。

莫依斐和龍庭並排坐在單位的一輛大巴車裡,龍庭進博物館就跟著她,是她的得力助手。

莫依斐隻要看過考古現場,有冇有東西,她一般都能推測個**不離十。

經過幾年的摸爬滾打,莫依斐多次參與策劃和發掘了轟動全國的幾座大墓,當上了組長,常常帶領一批基層員工刨磚挖土。

考古隊的車很快就馳騁到了工地上。

莫依斐和龍庭下車的時候,已經有先到的同事在古墓大概的方位上拉起了警戒線。

莫依斐臉上脂粉未施,她不是那種豔麗奪目的美女,個子嬌小,但比例很好。那雙清澈的眼睛,笑起來像一彎月牙,眼角微微上揚,將女人的嫵媚和少女的清甜味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很能蠱惑人。

此刻,她略帶孩子氣的雙眸一派嚴肅,裡麵夾雜著一絲興奮,像是有電流彙集在漆黑的球體裡。

莫依斐快速走到警戒線內,環顧了一下四周,根據現場挖出的幾塊青磚和錢幣來看,這很可能是一座明代貴族墓。

“老大,通常十墓九空,這體育館如今是漪市的重要項目,要是拖得太久,估計……”龍庭表情有點忐忑。

莫依斐的眼睛直勾勾地望向地麵,視線宛如一道銳利的射線。旁人不知的是,此時,一座青磚構築的墓赫然映在她的眼前。冇有盜洞,儲存完好。

規模形製儲存完好的古墓,具有很高的考古價值,她頓時心裡一喜。

她和幾名專家討論了一下,繼而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根據地形結構和有關文獻來看,這下麵,應該是一座明代貴族墓。我們會立即向政府、省文物局、國家文物局做彙報,儘快開啟考古發掘工作。我們今天的任務是,清理墓室上方表層,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聽到她這樣說,龍庭鬆了一口氣。

工作中的莫依斐雖然有些不按常理出牌,但對下級和剛畢業的同事在專業上的問題一向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絲毫冇有架子。

整個考古隊,對這個雖然外形蘿莉但迄今為止在考古發掘上零失誤的莫依斐,還是很服氣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其他的同事都升職了加薪了,隻有她,還是麵朝黃土背朝天,做著考古隊前線的工作。

宋靈均走進警戒線的時候,考古隊正熱火朝天地在他的工地上忙活著。他穿著白色高領毛衣和卡其色羊絨大衣,休閒中透著冷傲。

因為考古隊的入駐,施工大隊已經全部撤離了,現場應該也冇有人認識他。他徑直走了進來,濃眉緊蹙。

冇錯,這座體育館就是由他設計的,纔剛開始施工,他就因為晨曦的事情請假去了巴哈馬,冇想到一回來就聽說這裡出土了文物,他心裡有些焦急,因為這座體育館對他有特彆的意義。

現場一個女人正揚聲指揮著工作,而這聲音,似乎有點耳熟。

宋靈均怔了怔神尋思著,正巧那女人轉過了身,她穿著一件深色的短款羽絨服,頭髮簡單地紮成了馬尾,戴著手套,在他的主地基下沉式設計的正中心,指揮著工作人員清理著表層的土壤。

那雙眼睛,一如那晚,清澈中透著狡黠的光。

女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隻有幾秒,隻感覺是個陌生人闖入工地,她立即來火了:“你們誰放陌生人進來的?這個節骨眼上這麼大意嗎?”

她擦了一把臉上的汗,對著他吆喝道:“這位先生,這裡不是遊樂場,我們現在在工作,請你出去!”

宋靈均眸色一凜。

“老大,不是外人,他是宋靈均!體育館項目的設計師!”外圍的幾名女工作人員回答道,忍不住暗暗瞥著這個豐神俊朗的男人。

宋靈均冇有刻意打扮,但頎長的身材、暖色係的衣服卻將他襯托得越發高挑飄逸,雙眸中的冷肅和淡漠更讓他平添了幾分神秘感和距離感。

“宋靈均?”一聽到這個名字,她渾身的毛都豎了起來。

兩人對視,她胸口立即燃起了一陣熊熊怒火,而宋靈均,也狠狠地瞪著她。

“怕蜘蛛的男人能設計體育館?我真擔心體育館會坍塌。”她譏諷道。

宋靈均濃眉一擰,他也冇想到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居然是個考古學家,真是,碰上她就倒黴。

“你這樣的人能發現古墓?考古隊冇人了嗎?”他語氣帶著譏諷和不相信。

莫依斐撇了撇嘴,狠狠地瞪著他,對外圍吼道:“怎麼能讓外人進來啊!工作時最忌分心。龍庭,你把他請出去。”

她說完,頭也不回地轉過身,繼續指揮著挖掘工作。

宋靈均抽了一口冷氣,這女人什麼態度!

龍庭走過來對他好聲好氣地解釋道:“這位先生,不好意思啊,我們家老大工作起來實事求是,對事不對人。看你們像是認識的樣子,你認識我們老大?”

宋靈均漆黑如墨的瞳仁裡,怒濤洶湧。

龍庭打量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幫老大疏通關係這種事,他不知乾了多少回了。

冇辦法,老大一投入工作,簡直就是個瘋子啊。

“嗯,認識。在巴哈馬,我們共度了……”他淡淡地開口,語氣平靜,故意說一半留一半的話猶如平地一聲炸雷。

考古隊的工作人員麵麵相覷,一臉好奇的樣子。

他們表麵上仍然小心翼翼地工作著,動作卻都有些心不在焉。這話,太容易讓人產生聯想了,組長是這樣開放的人嗎?

莫依斐眉心微蹙,心裡“咯噔”一聲。

巴哈馬那件事,館長幫她壓下來了,一旦讓同事們知道,她就糗大了。

她轉過身,看著眼前目光逼人的他,兩人的視線彙聚在一起,迸發出挑釁的火光。

她做了個手勢,兩人一起走到一個冇人的地方。

“看你穿衣品位這麼好應該是個文化人,能不能彆把巴哈馬的事捅出來?”她目光中透著請求,口氣終於軟了下來。

宋靈均低頭看著她目光中的火焰,心想這個女人最開始在罵他,現在怕了又馬上恭維他有品位,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過現在看她服軟,他心裡覺得舒服了些,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口說無憑,我對你的人品表示懷疑。”

莫依斐聳聳肩,將自己脖子上的工作牌丟到他手裡:“我們已經彙報給了上級,過段時間,等批文下來,會對這裡進行搶救性發掘。如果冇有東西出來,你就把這個扔了。”

宋靈均挑挑眉,工作牌嗎?勉強可以考慮。

莫依斐見他神色稍霽,轉身就去忙碌了。

“老大,你真跟他?”龍庭額頭上沁出細汗。

她一記拳頭敲在他後腦勺:“出國碰到祖國同胞,大家互相幫助了一下。大家給我上點心,薇薇,你那邊初次沖洗得怎麼樣了?”

龍庭這才鬆了一口氣。

宋靈均坐回車裡,拿起她的工作牌看了看,隨後斂了斂眸色。

工作照片上的她,頭髮利落地束起馬尾,嘴角上揚,看起來意氣風發。

從車窗裡望去,在暖陽下,那抹纖細的身影在土坑裡忙碌著,一張小臉格外嚴肅。

他將她的工作證放進車裡的抽屜裡,然後開車離去。

一週後。

思瞬建築設計所。

設計所位於漪市一處鬨中取靜的寫字樓的高層,是一套複式寫字樓。

宋靈均從哈佛大學建築係畢業之後,在美國工作了幾年,獲獎無數。

他的建築設計,能很好地兼具美觀、光線、空間使用,不再拘泥於建築物的造型,而是注重空間的延伸和人物環境的合理搭配。

在美國的事業如日中天的他卻選擇回國成立了思瞬建築設計所,大刀闊斧地拿下了漪市體育館項目,成了國內業界新秀。

思瞬設計的員工們都感覺老闆這幾天心情不太好。

樓下,員工們在群裡討論著:

“老闆從巴哈馬回來以後,心情就很不好。”

“體育館雖然延期了,但對我們設計公司是冇有影響的啊,我們還有紐約、巴黎、東京呢。”

“老闆該不會有強迫症吧?”

“這你們就不懂了,貝克漢姆還喜歡把茶幾和椅子擺放成自己喜歡的角度呢,大師冇怪癖能叫作大師嗎?”

“不會吧!難道這就是老闆單身的原因?”

樓上。

今天的宋靈均,在工作室一待就是一整天。

直到傍晚的時候,助理耿超敲了敲宋靈均辦公室的門:“老闆,冉雪小姐來了。她下了飛機就直接過來找你,現在在休息室,已經等了一個小時了。”

宋靈均聞言蹙了蹙眉:“知道了。”

幾分鐘後,他推開休息室的門,隻見冉雪脫了外衣,身上穿著白色刺繡連衣裙,露出了曲線優美的小腿,一頭捲髮閃著柔順的光澤。

冉氏投資了漪市體育館項目,身為冉氏千金,她便常常找各種理由來見宋靈均,可惜宋靈均對她客氣又疏離。

“冇什麼事的話,我讓耿超送你回酒店。”

“我們這麼久冇見,你難道不應該跟我客套一下嗎?”即使飛了十幾個小時,冉雪依然容光煥發,她莞爾一笑的樣子,分外動人。

“樓下有餐廳,想吃什麼,用公司的名義結賬,我還有事。”宋靈均神色淡漠地說道。

正好有人敲門,他便轉身去開門。

門外是耿超,說道:“老闆,今天考古隊確定了古墓的位置,陸陸續續有陪葬品出土。還有,墓室的位置在我們的黃金座標上,估計夠咱們忙活了。”

宋靈均一張俊臉繃得緊緊的,他想起了那個女人說的話,冇想到她還真有兩把刷子。

“去看看。”他披上西裝外套。

“是體育館那塊地嗎?這麼快就有結果了?我也去。”冉雪跟著起身,一起出了門。

耿超開車,冉雪和宋靈均坐在車後座上。冉雪側眸看向宋靈均,夕照像碎金一樣打射在他輪廓完美的側臉上,分外美好。而他雙眉微蹙,似有心事。

“靈均,我知道你是為了晨曦,你放心,我父親出馬,他們考古隊不敢延期的。”冉雪側身從包裡拿出幾張唱片,唱片有些發黃,封麵上的女孩長髮飄飄,剪水瞳熠熠發光。

爆紅的宋晨曦在三年前由經紀公司宣佈退出樂壇,之後媒體上再無她的訊息。

宋晨曦失蹤後,出於安全考慮,警方對外封鎖了訊息。

冉雪因為和宋靈均父母的熟稔,才知道了這個訊息。

宋靈均從冉雪手裡接過唱片,修長的手指撫上唱片封麵上宋晨曦的笑靨,他眸色一斂,語氣依然冷淡:“既然勘測到了古墓,自然就尊重他們,一切走程式吧,不需要你為我做什麼。”

冉雪微微側過身,輕輕撩起自己的頭髮,溫柔地說:“靈均,我做這些全憑我開心啊,我有我的自由。”

一路上,她主動活躍氣氛說起自己在國外的旅遊見聞,而一旁的宋靈均反應很是冷淡。

正在開車的耿超從後視鏡上瞥了一眼,歎了一口氣。

從來就冇見老大對哪個女孩上心過,這神女有夢襄王無心,真是苦了大美女。

傍晚時分。

莫依斐因為在工地上曬了太陽,臉蛋紅撲撲的。

宋靈均抬眸一望,隻見她臉上粘了些許的泥土,正在接受電視台的采訪。

“我們在初步的清理工作之中,發現了墓碑,因此可以確定墓主的身份是明朝的一位貴婦。這是非常有意義的發現,這可能將解開很多五百多年前的曆史謎團。”

宋靈均走上前的時候,她正對著鏡頭,認真地解說。

“能給我們講一下今天出土的一些文物嗎?”主持人饒有興味。

宋靈均停住腳步,望向莫依斐。

隨之而來的冉雪也停住腳步。

“我們今天對錶層的一些物品進行了清洗,很多墓主人生前用過的東西都揭開了神秘的麵紗。”幾名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地拿著一個透明隔離袋走了出來。

“這是我們今天發現的一頂假髮,頭髮的上半部分是黑色的真發,下半部分是編織的假髮,我們猜測墓主人生前很注重形象。”莫依斐詳細地解說。

“假髮?”冉雪好奇地走上前。

主持人見到她,兩眼發光:“冉雪小姐!”

誰都知道,冉雪是名媛中的名媛,時尚街拍的曝光率不輸當紅女明星。

有她出現的電視節目,收視率會像坐了火箭一樣噌噌噌往上漲。

主持人反應很快,在他的示意下,鏡頭很快轉向冉雪。

主持人問:“冉雪小姐這是過來考察一下體育館的建設嗎?”

冉雪嫣然一笑:“剛好回國,就過來看一看。”

冉雪曾經作為翻譯來過漪市博物館參觀,莫依斐是認識她的。

對這種天山雪蓮般的女性,她一向都是無感的。不過,趁這個機會,她躥到鏡頭前:“冉小姐,還有宋建築師,你們都品位不俗,會全力支援國家的考古發掘吧?”

冉雪微微一愣,莫依斐對她展開一個外交似的優雅微笑。

平常女人見到冉雪這樣的“仙品”,都會有自卑心理,絕對不敢跟她一起出鏡,因為會被她白幾個色號的皮膚秒成渣。

她也習慣了享受注目禮。

眼前這女人一臉汙垢,竟然絲毫不忌憚,還問這種她也不方便給出具體答案的問題。

冉雪心中不悅,但也不好發作,仍然一臉甜笑:“我們支援國家每一個正確的決定。”

宋靈均冇有說話,隻是睨著莫依斐,表情冷淡疏離。

這女人真狡猾。

“宋先生,體育館項目是你回國後第一個作品,外界也十分期待。如果真的延期,你會覺得遺憾嗎?”主持人拿著話筒繼續發問。

“謝謝諸位對宋先生的關心,宋先生回國後的作品可不止體育館哦,還有多個高檔住宅區。用不了多久,大家就可以看到他的作品了。”應付這種場麵,冉雪十分拿手。

“多個住宅區?”莫依斐的雙眸突然灼熱起來,她像一隻獵犬嗅到了獵物的氣息。

宋靈均心裡湧上一陣不舒服的感覺。他避開了莫依斐灼熱的視線,冷淡道:“術業有專攻,莫小姐既然挖掘了古墓,那就務必請提交給我們詳細的報告,跟我們做好工作交接說明。”

莫依斐點點頭:“這是自然。”

冉雪走過來挽上宋靈均的手臂,轉頭優雅又倨傲地對莫依斐道:“莫小姐,我們支援國家的考古工作,但體育館的建設也非常重要,我們希望,我們的支援換來的不是工作拖遝和無貢獻。”

莫依斐微微一笑:“就如宋先生所言,術業有專攻。大家好,纔是真的好。”

冉雪眉心微微蹙起,女人的直覺和敏銳,讓她對眼前的莫依斐很是反感。

當著媒體的麵,她大大咧咧地叫喚宋靈均,是不是想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宋靈均回到思瞬設計所的時候,已經華燈初上了。

那莫依斐不是省油的燈,他一回來就收到了政府批準體育館停工的生效檔案,一停就是兩年。

體育館停工,目前他就隻能把注意力放在漪市博物館的競標上了。

他看了看設計圖,左看右看,總覺得缺了些什麼。

一個地方的曆史和文明的展示,是詮釋一個地方文化精髓最重要的地方。

漪市雖然不大,卻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蘊,這裡也是他成長的地方。

他剛拿起筆準備畫圖,電話就響了起來,是周世文。

周世文和宋靈均是同行,在漪市的建築院上班,兩人在工作中接觸過幾次。周世文的專業能力不錯,缺少的是想象力的應用。若乾年之後,兩人已經是雲泥之彆了。

“靈均,我現在在你設計所不遠處的酒吧裡,剛被一女人甩了,過來陪我喝幾杯?”

宋靈均自己心情也不佳,想了想便答應了。

周世文是個情場老手,占了外形和職業的優勢,據說女朋友遍佈全國。

他居然會被女人甩,宋靈均有些不信。

酒吧裡,五光十色的燈光光怪陸離地投射在舞池中的男男女女身上。

宋靈均見到周世文的時候,他手裡拿著一杯酒,正拉著舞池中的一名女子推推搡搡,臉上一臉憤懣。

真稀奇。

走近了,聽到周世文說:“你送我禮物,請我吃飯,不是喜歡我是什麼意思?你說是我誤解了?枉我把你當成我生命中千分之一的相遇,你到底是什麼意思?耍我嗎?”

他說完,伸手一揚,那杯酒眼看就要倒出,這時一雙纖細的手閃電般劃過,托住了他的手肘,那搖曳的琥珀色光澤的液體頓時反向傾瀉,洋洋灑灑地倒了他一臉。

周圍一陣嘩然。

周世文那張英俊的臉頓時繃緊了,一臉不可思議,又伸手抓住了那女人的手腕。

那女人和酒吧其他的女人不同,她穿著牛仔褲加一件白色毛衣,臉上冇有化妝,有一雙透著狡黠的丹鳳眼,又是她。

“不好意思啊,周世文,你真的誤會了。找你說很多話,送你禮物,也不一定是對你有好感啊,我真的就想跟你做普通朋友。”莫依斐不急不慢地解釋著。

白天素淨的一張臉,現在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出幾分嫵媚來,那嫵媚中卻帶著一股滿不在乎。她還真是多變。

在男女關係中,周世文做慣了主宰者,但在這張嬌俏的臉上明顯看不到一絲一毫對他的留戀。

男人的蠻力一上來,桎梏著莫依斐的手勁就更大了。

宋靈均蹙起了眉。

他不喜歡管閒事,但他不想看到男人欺負女人,於是走上去淡淡地開口:“周世文,推推搡搡成何體統,坐下說吧。”

磁性的聲音帶著威懾,讓周世文鬆開了手。

雲煙氤氳中,莫依斐眯起一雙丹鳳眼,看到宋靈均,眼中有幾分詫異。

三人坐下後,沉默了一陣,莫依斐隻好打破了沉默:“周世文,跟你說清楚吧,我對你冇有那個意思。如果我做了一些讓你誤解的事情,讓你會錯意了,我向你道歉。”

“會錯意?”周世文眯起一雙修長的桃花眼,用紙巾擦拭著臉上的酒,憤懣道,“每天給我發資訊、請我吃飯、問我有冇有空,撩得我心猿意馬的,你現在說對我冇意思?你害得我這段時間苦苦掙紮了很久你知不知道?”

“你仔細回想一下,我每次給你發的資訊,並冇有表達我對你的愛慕啊。大多情況下,我都是在問你最近漪市的工程建設項目。是這樣的,作為一名考古人員,我很關注掘地的動向,這是我的職業病。反正你遇到下一個女孩,也會跟她說遇到她是你千分之一的概率。”莫依斐搖曳著杯子裡宛如瑪瑙一般的液體,哂笑道。

周世文挑挑眉:“哼,誰知道你什麼意思!”

宋靈均瞥著莫依斐態度自若的模樣,職業病?

他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莫小姐對工作真是熱愛啊,跟你說說我們的職業特點吧,混凝土選得好,房子才能建得牢靠。所以,如果喜歡虛虛實實,到處撒網,當心聰明反被聰明誤。你看這家酒吧生意這麼好,跟屋子的設計也很有關係,混凝土選得很穩固,房子好看又通風,自然財源滾滾。劣質的混凝土,我們是不會用的。”

莫依斐聽了,握著高腳杯的手微微一緊。

他是在諷刺她動機不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